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技术动态

德州仪器创新系列文章创客养成记从调皮鬼到

2018-04-14 00:28:25

BartBasile过着创客所拥有的开源生活。

本文引用地址:  StevenSmith和Bart以及其他一些TI员工一样,在达拉斯高中机器人俱乐部中担任指导教师,Steven说,“Bart具有成为创客的精神,他总是在尝试新的事物,是一个典型的业余爱好者。仅仅是观看他在项目设计和操作过程中所做的工作,我就能学习到了很多知识。他为孩子们演示了很多物品的制作方法,而正是这一点激发了孩子们的兴趣。他对于事物制造和精益求精始终充满热情,他的热情也激励着我更好地完成工作。”

Bart的热情不仅仅体现在业余生活中辅导高中生,或是在达拉斯的公寓中制作科幻小说中的机器人,作为TI电基础设施团队的系统架构师,他对工作同样充满着热情。Bart主要负责研究可再生能源技术和产品,让TI为用户创造更多的价值。

Bart分享说,“我总是在学习新的知识,但是我也非常希望能够帮助其他人去学习新事物。如果不能将我学习到的知识与其他人分享,那么我所掌握的大量知识就失去了意义。当知识传授给其他人时,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调皮鬼”Bart

Bart今年29岁,出生于德克萨斯州的一个南部小镇Yoakum,并在那里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他的父亲是一名土木工程师,母亲是一名中学科学教师,在他们的影响下,他爱上了工程和科学。Bart高中就读于圣安东尼奥的一个设计与技术学院,大学则就读于德州农工大学,并且获得了电子工程学位。在大四时,他参加了TI的设计项目,并在毕业后顺利成为了TI的一员。

在回忆自己的童年生活时,Bart说道,“在一二年级时,我总是在爸爸的旧公文包中塞满电线头和灯泡,用来制作电路和小手电筒。记得有一次,出于好奇,我想要看看插座的工作方式,于是就把电线插到插座中,结果导致了短路跳闸,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么做的危险性

德州仪器创新系列文章创客养成记从调皮鬼到

,庆幸的是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在我5年级的时候,我开始第一次用电烙铁制作简单电路,并学习电子学的基础知识。”

进入大学后,由于买不起公寓照明系统,Bart便自己搭建了一个。他还在童子军活动中,帮助自己的朋友在父母组项目中建造了一个标新立异的松木迷你赛车。

Bart说,“一个朋友的孩子参加了幼童军,有一个项目是松木迷你赛车比赛,父母可以将任何材料带入开放式课堂,来帮助孩子制造比赛用车。我和朋友就把无线电控制飞机上的马达和推进器组件拆下来,安装到松木迷你赛车上,结果这辆车以巨大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关注可再生能源

现在,Bart重点关注可再生能源,了解全世界范围内所面临的能源挑战,以及TI产品如何能够帮助我们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

“能源的消耗和生产是目前全世界所面临的两个巨大挑战,如果以目前西方国家每个人消耗的能量计算,就目前的产能,能源只能维持差不多50年。解决这一问题是一项巨大的挑战。提高能源使用和传输的效率是确保我们有足够的能量维持持续发展的重要一步。”

“研究并帮助解决这些问题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他说,“作为一名工程师,这是我很乐意做的事情。”

Bart与机器人的不解之缘

几年前,Bart的团队要为用户展示一个电路板,并且需要一个保护罩来防止电击。

团队没有花费高额费用去购买保护罩,而是购买了TI所拥有的第一台3D打印机,如此一来,Bart就可以自己设计和打印保护罩了。这个解决方案不仅为团队节省了资金,并且将3D打印引入了TI。自从那时开始,Bart就变成了3D打印专家,Bart的这种创造力不仅仅体现在工作中,也体现在自己个人的机器人项目里。

Bart用3D打印机制作了一个真人大小的机器人,这个机器人的原型出自于著名的科幻小说,他用3D打印机一次打印一个部件,从手指、胳膊、肩膀、躯干以及最近才刚刚打完成的脑袋。Bart已经开始着手研究制作这个机器人的电子元件,目前还在进展之中。这个机器人模型站立起来和Bart一样高,他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让这个真人大小的机器人模仿人类的运动。

“与其说是一件艺术品,我更希望将其称为装置件,这也是对我们目前愿景的研究和探索。作为一名酷爱鼓捣小发明的创客,我们在家中能够干些什么?我最终能将这些技术推广到何处?我喜欢应对这些挑战。虽然我并不知道答案,但是我想要去尝试,而这也是我制造这个机器人的初衷。”

时刻保持放松心态

Bart选择参与达拉斯Conard高中的指导和顾问活动是他把对知识的渴望传递给下一代的一种方式。

“这些高中生中有些人和我当年一样,他们想要去做东西,希望了解他们的能力所在。我们努力帮助这些孩子们找到属于自己的发展路径,我们希望培养他们对科学和技术的热爱,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

而他的热情也深深感染了这些学生。

LindsayClark是一名高等几何和微积分课程的老师,她为Conard的机器人科学俱乐部提供赞助,她说,“与他们在一起时,Bart就像是一个大孩子,他们既尊重他的权威,也把他看成是同辈人。他能够激发孩子们的奇思妙想,与传统教育者相比,他能够为孩子们提供更好的指导。”

学校的一名三年级学生JoseRojas说,“Bart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对我们很有耐心。他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是良师,也是益友。同时Bart的心态非常放松,他为我们营造了一个很好的学习氛围。”

老化架
特早熟桃
废旧电缆回收
龙口二手海景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